君子坦荡荡,嫖了就嫖了

2018-05-2519642

  今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是英国作家奈保尔,几天前奈保尔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对他经常光顾的妓女们表示“感谢”。“她们给予我安慰,我知道,当我需要时她们乐意效劳……我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因为这要耗费时间……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时间,这等于是放弃事业。”奈保尔还说,妓女们“给我以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得的性慰藉。”
  奈保尔作品的中文译本目前无缘看到,但他的花边新闻已经先到了,看来中国媒体的反映速度越来越快。英国就是英国,大作家就是大作家,你不得不服,连经常嫖娼这样的事都可以公开对媒体说(奈保尔是有老婆的人),这下突然一大笔奖金从天上掉下来,奈保尔到全球各地嫖一圈的嫖金也够了,即使是在嫖娼被视为非法的国家被警察逮个现行,大不了还是罚款了事,有诺贝尔文学奖金作后盾,就算天天罚估计也罚不完。
  研究一下奈保尔的话,从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他曾经在妓女那里得到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到的性慰藉;他曾经无暇去追求更体面的情妇;
  他曾经缺乏竞争力,所以找情妇时很耗时,只得放弃;他曾经婚姻处于危机状况。
  奈保尔的确非常高明,表面上他通过媒体对公众表示自己多次嫖娼的事实(我们国家的那些明星也没必要扭扭捏捏嘛,不妨大胆表明自己的性取向,说不定更加轰动),显示出一种“君子坦荡荡,嫖了就嫖了”的高姿态,但骨子里却充满了对MM们的暗示和挑逗:我现在有暇了,我现在有竞争力了,我现在再也不用自己花钱找那些鸡了,我现在要泡那些更体面一点的女人了……而且他上面的这些表白已经对他的现任老婆构成伤害———他根本已经不顾忌老婆的感受,他还不是一个单身汉,这表明他要彻底地与现任老婆分开,让自己可以更公开更合法地泡体面一点的女性,多么优雅的想法啊。
  奈保尔就这样坐等各地体面一点的文学女青年投怀送抱,最好再做个个人主页,在上面开个聊天室,给这些MM们安排好日程。你一三五,她二四六,直接为文学殿堂里的圣人服务,当然包括那些“生活中别处无法寻到的性慰藉”。
  不过,除了妓女,我想奈保尔要感谢的东东太多,他应该感谢那些安全套,是它们保护他不受艾滋病的侵害;他应该感谢沙发,是它们在承受他的PP;他还要感谢奶牛,如果他喝牛奶的话;他还要感谢电脑或者是打字机,管它是啥……他非常聪明,他只感谢妓女,他知道媒体和公众目前对他的沙发或者电脑没有兴趣,如果他要讲和他玩过的MM的故事,大家都会竖起耳朵睁大眼睛注意他的,注意力就是这样凝聚的,大家都学着点吧。
  在这里我要祝愿他早日得到更体面一点的女人,同时写出一些更牛B的作品(牛B的标准是至少不能比中国的《乌鸦》差),这样形成良性循环,奈保尔要泡的妞估计还要上一个档次。诺贝尔颁奖委员会的人说他们只看中作品并不在乎作者的人品,换句话说作品与操守无关,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命题,有才无德在中国也是很常见的事,委员会的一个成员说他永远也不会将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视为朋友的,显然,还是有人认为奈保尔有才无德不值得交往。
  无论如何,奈保尔是获奖了,他爱怎么说,大家都只有听的份。不过有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不是所有嫖过娼的文字工作者都能获奖。你不是奈保尔,你随时有可能被人逮个现行,所以如果你存有要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远大理想,你就应该少嫖娼,多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