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尽淫妻之能事完

2018-05-2517165

  第七章:老婆的3P
  就这样,我和老婆在性事方面经过了几年的磨合,现在已完全不存在任何沟通的障碍,在情感上,老婆仍然是老婆,我们依然彼此相爱,在性生活上,我们可以算性伴侣,同时彼此也有各自的情人。并且还经常说着跟别人做爱的趣事和感受。虽然我们性生活都很丰富,但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从未感觉过疲倦,因为我们总能不断的玩一些新花样、新体验。
  老婆的第一次3P,我没有在场,她自己说在一次出差中,被他的老板和一个客户给操了。我记录了她的转述:那天上午,我跟公司老板李总一起到上海出差,见一个陆姓客户。到达上海已经是下午3 点多了,晚上约了陆总吃饭,陆总35岁左右,经营着一个中等规模的电子厂。是公司刚刚结识的一个客户。晚上6 点,我和李总在包间等着陆总,6 :30分左右,陆总带着副厂长和司机到场了,他个头大约在1 米7 左右,身上洋溢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我淫荡的细胞迅速的扩散到全身,下身不由的感觉到湿了,席间不断的幻想着陆总的鸡巴,和操我的样子。散席后,陆总让司机先送副厂长回去了,他与李总相约到酒店的咖啡厅谈事情去了,我也就回到房间。从包里拿出老公为我准备的电动阳具,自慰起来。在没有男人的时候,我有点恨自己的欲望这么强。
  时间还早,突然我想起陆总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我尝试着上了飞信,加了他的号码,没想到过了5 分钟,陆总回复了。我故意装着不认识他跟他聊天。
  (傻望人生是我的昵称,大风是陆总的昵称)
  傻望人生: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大风:你是?
  傻望人生:刚到上海出差,随意编了个号码加一加,看跟谁有缘。
  大风:哦,那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
  傻望人生:你在干什么呢?
  大风:跟客户在唱茶。
  傻望人生:哦,你是做生意的啊?
  大风:嗯。
  傻望人生:在哪呢?
  大风:上海啊。
  傻望人生:这么巧啊,我随便加个号码,也会加到上海的。
  大风:呵呵,你来上海出差干什么呢?
  傻望人生:跟老板来的,我没什么事。
  大风:那你这会在哪呢?
  傻望人生:酒店的房间里呢。
  大风:这么早躲在房间里好像挺无聊的。
  傻望人生:谁说不是呢。
  大风:上海的夜景不错的,何不出去走走。
  傻望人生:今天刚到,有点累,也不熟悉,就没有出去了。
  大风:哦。
  傻望人生:不过我今天刚认识一个上海人,感觉很有眼缘,突然间有点想他。
  大风:不是吧,刚认识的就会相啊?
  傻望人生:呵呵,这样不行吗?
  大风:行啊,没问题。
  大风:那你喜欢的是怎么样的人啊?
  傻望人生: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大风:我啊,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嘛。
  傻望人生:那完了,我不算漂亮。
  大风:漂亮的有漂亮的味道,其他的也有其他的味道。
  傻望人生:那你的口味还是比较杂啊?
  大风:还好吧。
  傻望人生:问你一个直接的问题吧。
  大风:你问吧。
  傻望人生:你喜欢床上淫荡的女人吗?
  大风:这个问题还真够直接的。
  傻望人生:不敢回答。
  大风:不是不敢回答,只是怕我的回答吓倒你。
  傻望人生:那试试看。
  大风:淫荡的女人比较漂亮的女人更让男人心花怒放。那你是哪类女人?
  傻望人生:我不是漂亮的。
  大风:那你就是前者了?
  傻望人生:算是吧。
  大风:那你老公有福了。
  傻望人生:呵呵,不至我老公有福。
  大风:那倒也是,淫荡的女人,是所有男人的福。
  傻望人生:那你老婆呢?
  大风:她一般吧,良家妇女。
  傻望人生:你们男人啊,aa总希望自己的老婆是淑女,别人的老婆是荡妇。
  大风:也不能这么说啊。
  傻望人生:那要怎么说?
  大风:我也希望自己的淫荡些,这样性生活会更和谐些。
  傻望人生:那你可以开发你老婆啊。
  大风:这个要看老婆自己的性格了。
  傻望人生:好像不是吧。
  大风:你很有经验么?传授我点。
  傻望人生:我老公有经验,你可找他传授。
  大风:呵呵,那你和你老公性生活很和谐了。
  傻望人生:嗯,可以说相当和谐。
  大风:羡慕你们。
  傻望人生:我以前也是淑女,后来被我老公开发了,现在非常享受做个淫荡的女人。
  大风:那我可以认识你吗?
  傻望人生:你想干什么呢?
  大风:见识一下啊。
  傻望人生:你真有兴趣?
  大风:嗯。保证不会让你后悔,会让你不虚此行。
  傻望人生:你凭什么保证。
  大风:你见到我就知道了,前提是你真是个喜欢淫荡的女人。
  傻望人生:喜欢淫荡的女人,这个说法不错。
  大风:有什么不错?
  傻望人生:我觉得淫荡的女人跟喜欢淫荡的女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大风:哦,有什么不同?
  傻望人生:说不上来,感觉有些不同。
  大风:那你觉得你哪种?
  傻望人生:被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是我是喜欢淫荡的女人。
  大风:那刚好,我是一个喜欢淫荡的男人。
  傻望人生:那得看看我们谁更淫荡了。
  大风:怎么看呢?
  傻望人生:我晚上吃饭看到一个男人,我当时就湿了,回到房间我就自慰了一翻。
  大风:看来你真是够淫荡的。
  傻望人生:那你有什么本事呢?
  大风:我啊,也不算什么大本事,但能满足淫荡的女人。
  傻望人生:如果不能满足呢?
  大风:你试过被蒙上眼睛,然后跟男人做爱吗?
  傻望人生:没有。
  大风:没有话,真是可以一试。
  傻望人生:听上去有点意思,我好像这会就很想要了。这会内裤又湿了。
  大风: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吧。
  傻望人生:你硬了么?
  大风:碰上淫荡的女人,我就会坚硬如钢。
  傻望人生:我想要,我想要你的小钢炮。
  大风: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你。
  傻望人生:让我想想。
  大风:如果你真是喜欢淫荡的女人,这根本不用想的。
  傻望人生:好吧,其实你认识我。
  大风:不是吧?你是谁?
  傻望人生:你今晚认识了谁?
  大风:今晚?你是今晚和我一起吃饭的?
  傻望人生:嗯。
  大风:雁茜小姐?
  傻望人生:是的,你知道我了。还敢来吗?
  大风:为什么不敢。
  傻望人生:那你来吧,我在1055,如果你不怕淫荡的女人,你就来哦。吃饭的时候,我就为你流了很多水,还为你手淫了。
  大风:没想到,你还真是淫荡的女人。我就到。
  傻望人生:嗯,我等你。快点,我已泛滥成灾了。
  大风:呵呵,晚上喂饱你。等着。
  傻望人生:嗯。
  俗话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纸,我真庆幸自己能做个淫荡的女人,想要男人时,直接说,就能成。可怜的男人!
  陆总很快就敲响了我的门,进门后,陆总说:雁茜小姐,让我看看你为我流的水呗。我笑着说:「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哦?」「这样吧,我先把你眼睛蒙上,然后到床上,我慢慢跟你说。」「嗯」陆总从包里拿出一块丝巾,帮我蒙上,丝质很柔软,蒙上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但不觉得不舒服。看来陆总是有这个癖好的,连丝巾都随身协带。
  「蒙了后,你要听话哦,不能自己把丝巾拿下来。」陆总交代着。
  「嗯!」
  到了床上了,陆总先把我的上衣脱了,赞美着说「雁茜小姐的胸脯真漂亮!」,等他把我全身衣服全部除下这后,把我轻轻的放躺在床上,想到马上要被一个男人玩弄,我的下体又一阵热流。
  「你下面真的好湿啊。」陆总淫笑道。
  「里面开始痒了」,我说。
  「这么快啊,还没开始呢。」
  突然,我感觉他的嘴亲在我的乳头上,一会儿又转到我的肚脐上,突然又转到我的阴蒂上。这种感觉真奇妙,因为我看不见,所以不知道他的下一嘴会在哪儿,突然好像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渴望被他亲。不由的开始呻吟起来,同时用手拉扯着他。
  可他马上捉住我的手,说:「看来你的手不老实,我得把你的手也绑起来」。
  我说:「不要!」
  可他由不得我说,也不知从哪儿他又拿出一条更长的丝巾的,把我双手反绑了。我喊着:「不要」,心里突然有一丝害怕。可他根本不理会我。说到:「小骚货,别着急,一会儿会让你爽的」这时,我看也看不见,双手也动弹不得,只能完全让他摆布了。突然间,从脚底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他正在从我的脚指头舔起,慢慢向上,到达阴部的时间,我非常渴望他能舔我的阴蒂和阴唇,可他没有,突然亲到我的脖子和肩,中指和食指伸到了我的嘴里,我不由得舔着他的双指,他的比指在我口腔中搅拌着我的唾液,不一会儿,我满嘴都是唾液,同时也顺着他的手指和嘴角流了出来,可以想象此时的自己那副淫贱样,想到这,身体一阵颤抖。